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散步

他在那條乾淨的馬路上行走,左手扣著一大串鑰匙,右手拉著一個三歲的小孩,小孩子很是鬧騰,不停地提著各種要求,他不煩也不搵,微笑地看著小孩的臉,他蹲下來,用右手輕輕摸著小孩的額頭。

  我靠在長椅上,一側身便看見了這一幕。

  我沒見過一個男子連續的少年,中年。就是這一個動作,我忽然感覺目睹了他老年的相關。

  我可以想像,多年後,當他的身軀不再威武,手腳不再健全,他一個人出來散步的樣子,目光裏是曆練過冗長繁錦的濁遠,那是一種深沉的凝重,對這個世界有太多的囈語,終究是無法輕易去表達。

  我亦可以想像,那個小孩漸漸長大成-人,由一個任性的小孩長成一個少年,奔跑在球場上和走廊朗裏,某一天,忽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成長到父親最年輕時的樣子,他不記得父親曾無數次帶他出來散步,不記得當他仍是一個三歲小孩的時候父親曾對他寄予過多大的希望,他曾經是他最溫暖的手套。

  一個父親的一生,蔓延到最綿長的盡頭,那裏不是金錢和地位,而是另一個和他相似的影子,那個影子,是那麼的活力盛大,就像他曾繁盛的一生,他一揮手,夕陽紅蔓延遍天際,往事暗淡。

  你曾寄予過多少希望給自己。

  年少時喧囂鬧騰,害怕被全世界遺忘,大一些的時候依然呆在一個沒打算的學校,每天重複著茫然與無聊,偶爾看到書上大談理想,忽然覺得矯情和鄙視,而過去後,尚懂那是一種遙遠的陌生。

  你覺得自己以後會是何種樣子,喜歡的,厭惡的,固有的姿態卻抵禦不了一種莫名的不明由來。

  人情淡薄,非輕易深刻這種印跡,未來太過模糊,會讓人感到力不從心,太過清晰,卻又害怕無力去改變。

  活了好些年,才忽然懷念起曾經的孩童時代,可以拼命哭,任性要求。為一件漂亮的衣服,為一個好吃的蘋果,塗炭至今,行走在即將成-人的路口,無論面前是何種陌生的環境,都得裝著淡定去接受,煩躁的,無奈的,要深思熟慮的選擇,一同湧來。

  那個三歲的小孩,揚起頭邪氣地看著眼前的父親。多麼清晰的瞬間,像放大的特寫。

  忽然懷念,通通懷念,那麼痛恨的過去,在沙灘上玩的過家家遊戲,光著腳丫堆沙子,髒著臉仍然對同伴笑得要抽風。被關在房間裏做作業,太任性跑到陌生的地方回不了家狼狽大哭。

  我曾有過的拉風的,狼狽的,無比痛恨卻又無比懷念的孩童。

  多年後,我再也無法邪氣。

  多年後,我對很多人緘默,對自己喜歡的人親密或爭吵,會努力爭取,會微微謙讓,會使勁吃醋,會擔心煩惱。

  青春就是這麼一件熱烈而執至的事。

  我遇見過一個男子,和一個小孩。

  在一個雨後的旁晚,我靠在長椅上,微微頓呆,我轉身,一側頭,忽然看見了兩個人繁盛的一生。

  我起身,然後和他們擦身而過。

  假裝,我們曾相識。

  假裝,我們曾是陌生人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