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也許,這叫懂得

這些黑白的文字,這些心理的感觸,這些深深的痛,永遠也不想讓你知道,只能傾訴於素未平生的朋友——題記。
  
  朋友的含義,我不懂得去解釋,也不想去做什麼解釋,知道有一種狀態叫做疲憊,有一種感觸叫做心酸,有一種體會叫麻木。或許在別人的眼裏我似乎就是這麼一個小氣自私的人,凡事斤斤計較的人吧。
  
  我不是前世虧欠你們的,要求今生來補償。
  
  什麼才叫朋友?什麼叫做同學?我很愚拙弄不明白?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及時出現,知道嗎?我們同為學生,生活費用來自父母,大學的兩年多裏,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,就算在看書,在畫畫,在寫字(我是藝術專業)我都會隨叫隨到,身上沒了錢,就會馬上取出來給你。你餓了,沒錢,還記得是誰和你一起去吃飯嗎?記得是誰毫不猶豫的開的單嗎?這樣的次數好像已經不下幾十次了。有一次,我印象算有點深吧!我把生活費借給了你,到了你說給我的時候,你卻沒有按時給我,我吃一個星期的多泡面,而且一天只能吃兩包,後來班上的同學都以為我生病了。誰叫我那麼瞭解你呢?我們同出生於大山,有著相同的求學經歷,家裏同樣地貧困,念大學很不容易,來到這座陌生的城市,舉目無親,以為我們可以彼此互助,可是,回首看望我們曾經走過的歲月時,我很需要幫助的時候,你幫助過我什麼嗎?其實,這些對於我來說不算什麼,我也從未計較過,也沒有絲毫價值。今晚,真的很心碎,心酸。一個月前室友借點生活費,等著期末的獎學金,到來現在才知道,說是下學期才來了,我現在身無分文,我和上床兄弟本想到你那一起吃學期結束飯,電話裏,你說的很好,到你那裏後,一群陌生的面孔,嘰嘰喳喳,而你似乎對我們的到來卻不大理睬,我以為我們是兄弟,我並沒有在乎這些,等了一個小時後任然毫無異樣,你讓我怎麼不心冷?是的,我確實餓了很想吃飯,但最多吃你兩個半碗飯,喝半碗熱湯,算是厲害的了。看見你置所未聞的樣子,我走了,我和上床兄弟走了。餐館裏面還有等著我們點的菜呢!別怪我不接你電話,不回你資訊,我討厭冠冕堂皇的言詞,我喜歡做實事,言出必行說一不二。
  
  我們都是男人,我沒有達到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程度,心都是肉做的,血是紅色的,流動的。我的包容也有寬度時候,我並沒有虧欠你什麼,雖然偶爾到你那吃飯,我每一次都花錢的,花的錢比我在餐館用的還多,現在才明白這不叫兄弟之情,這叫我的自作多情。是的,你快畢業了,要離開學校了,我也只是一個學生,又能幫得了什麼呢?你可以揚長而去,很現實,確實不錯,不過你在我的眼裏可惜什麼都不是!區區專科生而已,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橋,我能理解你的苦衷和壓力,也理解的自卑的原因,也可以原諒你,但是你太虛偽了,虛偽得仿佛世界的人像欠你的萬貫家財一樣,你的感情虛無飄渺,這樣的你一應很累吧?
  
  是啊!生活中的我們可以包容物的殘缺,理解別人的不足,但是有誰又能理解我們呢?也許不需要,更不強求。曾經酒逢知己千杯少,而現在酒逢千杯知己少。曾經,歷經,懂得,放下,做好自己!路依舊前行。。。
返回列表